• 失去爱情的微笑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克里特跟布朗是最最要好的朋友,也许是上帝有意考验两个人的意志,竟然让他俩同时爱上老板詹姆斯的女儿米丝。

      

      在工友眼里,这事其实很简单,米丝爱上谁,另一个就知趣地离开,事实上也的确如此,当米丝公开她对布朗的钟爱之后,克里特就很知趣地离开了,不再向米丝示爱,可问题偏偏不这么简单。这天下午下班后,詹姆斯便把克里特叫到办公室,足足看了他一分钟,直到把克里特看得心惊肉跳,不知犯下了什么滔天大错,詹姆斯才面无表情地问克里特:“我最近发现你不再追求米丝了,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?”克里特赶紧回答道:“因为米丝已经公开了她对布朗的钟爱,我跟布朗是最最要好的朋友,我只能祝福他了。”詹姆斯深深地叹了口气,道:“其实你并没有真正读懂女孩子的心,这当然包括米丝。米丝刚刚走出校门,对社会缺乏最起码的认识,只知道浪漫,却不懂得生活。就因为布朗长得英俊潇洒,才把米丝给征服了,仅凭英俊潇洒就可以当饭吃了吗?从现在起,我要大幅度减少对米丝的经济援助,她没有钱花了,她就会深刻认识到浪漫是代替不了现实生活的,现实生活可以没有浪漫,但浪漫离不开现实生活!”克里特怔怔地看着詹姆斯:“我这个人笨得离谱,实在搞不懂您的意思。”詹姆斯说道:“自从米丝的妈妈去了天堂之后,我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没有再娶?就因为我把事业看得太重,如果我再娶,我实在担心会影响我的事业。我什么都可以失去,但绝不可以失去我辛辛苦苦创建起来的事业!布朗长得比你英俊潇洒,可他实在不具备你的聪明才智,米丝除了会花钱外,她实在做不成任何大事,她根本不可能把我的事业发扬光大,我也绝不可能把我的事业交给她,尽管她是我的女儿。”克里特依然怔怔地看着詹姆斯:“可我还是搞不明白您的意思。”詹姆斯继续说道:“只有把我的事业交给你,我才会放下心来。从今天起,我就开始提拔重用你,而布朗我就放在现在的位置上,让他一直是个富不起来的穷光蛋,买不起房子、买不起车。米丝需要钱了,我就让她跟你借。这样,用不了多长时间,米丝就会离开布朗,投向你的怀抱,只要你们俩生活在一起,我就可以随时随地去天堂了。”

      

      克里特欣然接受了詹姆斯交给他的“特殊使命”,开始重新追求米丝。

      

      其实,布朗也绝不像詹姆斯想象的那样只是个空心大萝卜,自从詹姆斯不再给米丝更多的钱花,开始提拔重用克里特之后,布朗就什么都明白了,他们是逼米丝改弦移爱,让她离开自己,投向克里特的怀抱。布朗心里十分清楚,要想不让米丝离开自己,就必须有钱买车、买房子;而在这里,虽然比在其他地方挣的钱多,但不可能有更多的钱提供给米丝,更不具备挑战克里特,他必须再找一份工作,或者做一份什么买卖。

      

      人要是走了运,总能心想事成。这天下班后,布朗来到街上,他一边寻找工作,一边寻找商机,看看有没有什么买卖可以供他做。正当布朗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,一个人竟然拍了拍他的肩膀,他扭过头一看,原来是以前的工友道格尔,布朗一愣:“你不是去欧洲发展了吗?”道格尔点点头道:“我现在已经移民去了法国,回来想把舅舅的房子卖掉,舅舅去世了,他把家产给了我。因为时间实在太紧,我想以最低的价格把房子卖掉。”谁都知道现在倒腾房子最赚钱,布朗就跟道格尔去了他舅舅家,让布朗万万没有想到,价值90万欧元的房子,道格尔打算45万欧元就卖掉,布朗赶紧跑回去找米丝,米丝并不相信,是不是这里有什么猫腻?布朗说,我什么手续都看了,一切手续齐全。米丝就跟詹姆斯要钱,詹姆斯怔怔地看着米丝:“你跑来找我要什么钱啊?你不是有布朗吗?”米丝说:“布朗没有钱,他是个穷光蛋。”詹姆斯用十分怪异的目光看着米丝:“生活好像不需要钱啊,拥有浪漫就足够了。”米丝并不介意父亲的刻薄语言,她坦言道:“生活既需要钱,同时也需要浪漫,我只是跟您借钱,并不是跟您要钱。”詹姆斯说道:“我好像跟你说过了,你需要钱,就去找克里特借,他有的是钱。”米丝没有再说什么,就去找克里特,可让米丝怎么也没有想到,克里特竟然对她说道:“我跟布朗是最最要好的朋友,买房子应该是布朗掏钱,不应该是你啊!”米丝坦然一笑:“布朗是你最最要好的朋友,他是个穷光蛋,这你应该比我还清楚啊。”克里特微微一笑:“既然布朗是我最最要好的朋友,那他为什么不来找我借钱啊?你回去告诉布朗:要是他还认为我们之间是最最要好的朋友,就请他来找我借钱,借多少都行!”米丝只好给布朗打电话,布朗来了,克里特没有为难布朗,借给他50万欧元,并对他说,如果还需要钱,他还可以再借。布朗用借来的50万欧元,买下房子后,便打出广告,要价100万欧元,让布朗、米丝怎么也没有想到,当天就有人前来买房,这人看了房子之后,满意至极,根本就没讨价还价,当场就交了5万欧元的定金,一周后他会带钱来卖下房子。布朗跟米丝自然高兴之极,一转手就可以赚上55万欧元。

      

      一周后,买主准时前来买房子,就在布朗数钱时,一个陌生的背着大包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,中年男子怔怔地看着布朗:“你们是谁?怎么能随便到我家里来啊?”布朗也怔怔地看着中年男子:“这房子怎么会是您的啊?我是从道格尔手里买下的,这房子是我工友舅舅的房子。”中年男子冷冷一笑:“这房子是我的,一个月前,我去加拿大旅游,这不刚刚回来嘛!”中年男子说完,便放下背包,打开抽屉,翻了半天,也没有翻到房产证。布朗跟米丝全都傻眼了:原来道格尔是个小偷,是他偷走了这个人的房产证,将房子这么便宜卖给了他,这一眨眼的工夫,就赔了50万欧元,布朗跟米丝真是欲哭无泪啊!

      

      布朗跟米丝虽然报了警,但他们只要有时间,就到街上四处转悠,他们坚信,只要这个该死的道格尔没有离开这里,他们就—定会找到他。这天下午,正好是休息日,布朗跟米丝又到街上转悠,转悠了一会儿,米丝猛地拽了一把布朗:“亲爱的你快看,前面那个是不是该死的道格尔?”布朗顺着米丝的手指方向朝前一看,一辆黑色的轿车跟前,有两个人正在说着什么,一个人极像该死的道格尔,因为距离较远,很难看清楚他的面容。布朗跟米丝快步向前走去。不知是这个人发现了布朗和米丝,还是他们已经说完了话,还没等布朗跟米丝走上前,这个人就钻进车里,把车开跑了。让布朗和米丝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那个跟道格尔极像的人在一起的竟然是克里特!布朗走到克里特跟前,问他:“刚才跟你说话的这个人是谁?是不是道格尔?”克里特一愣:“他是我的一个朋友,怎么会是道格尔呢?”克里特走了之后,细心的布朗便从地上捡起一根烟头,很认真地看了看,道格尔抽的就是这种烟。布朗看着米丝,苦笑道:“假如我没有判断错的话,我们是上了你爸和克里特的圈套,他们要我变成一个地地道道的穷光蛋,这样你就会离开我,投向克里特的怀抱。”米丝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怪异的微笑。

      

      这天晚上,詹姆斯请克里特、布朗和米丝在一家高档酒店吃饭,吃完饭后,詹姆斯掏兜付钱时,竟然忘记带钱了,詹姆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真是不好意思,我忘带钱了,你们三个谁替我付钱啊?”布朗的脸一下子涨红起来,这一顿饭花了3000欧元,正好是他一个月的工资啊,布朗压根就拿不出这么多的钱来。克里特二话没说,就从包里拿出3000欧元。詹姆斯看着布朗:“你还欠着克里特50万欧元,我明明知道你拿不出这么多的钱,我真不该这么说!”

      

      詹姆斯跟克里特走了之后,布朗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,他对米丝痛苦地说:“米丝,离开我吧,我是个穷光蛋,我不会让你过上富足的生活,至少是现在。”米丝没有说话,她的脸上再次流露出怪异的微笑。

      

      今天是星期一,克里特跟詹姆斯正在办公室里研究工作,米丝走了进来,她从兜里掏出一只精美的盒子,放在了办公桌上,然后说:“这是我送给你们二位的礼物。”詹姆斯看着米丝:“我还以为你是来给克里特还钱的。”米丝坦然一笑:“克里特的钱我肯定会还的,但至少不是现在,我想我送给二位的这份礼物,会让二位比我还钱更感兴趣。”米丝说完,就径直走了出去。克里特一边打开盒子,一边说道:“米丝能送给我们什么礼物啊?”詹姆斯深深叹了口气:“米丝从小就性格倔强,她给我们送礼物,这绝不是一般的礼物,你赶紧打开看看吧。”克里特打开盒子一看,盒子里装的竟然是一盘光盘,克里特将光盘放进电脑里,克里特、詹姆斯一下子惊住了:米丝身披婚纱,跟布朗手挽着手,走进了威斯特教堂,原来米丝跟布朗结婚了!詹姆斯看着克里特:“我刚才已经跟你说了,米丝从小就性格倔强,没有她不敢做的事。怎么样?她竟敢背着我跟布朗走进威斯特教堂!”克里特没有言语,只是微微一笑。詹姆斯看得很清楚,这是十分痛苦的微笑。詹姆斯站起来,走到克里特跟前,用手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米丝没有能力把我的事业发扬光大,只有你拥有这个能力,我会认你为我的义子的。”

      

      转眼便过了两个月。

      

      今天是公司成立30周年纪念日,由于克里特的谋略,公司生意出奇地火爆,詹姆斯自然特别高兴,便让克里特把那些业绩突出的员工领出去游玩三天。克里特自然要带上米丝和布朗,米丝提议克里特去斯托里亚山。克里特一直想去斯托里亚山,因为那里林荫密布,峡谷纵横,溪水奔放,风光无限,简直胜过天堂,只是那里环境复杂,有很多地方极其相似,就像克隆一般,很容易迷路,再加上那里天气经常突变,时时刻刻都充满危险,所以克里特就一直没有去。米丝这么一提议,所有的员工都同意去,克里特不想辜负众望,就买来帐篷、食品,领着大家前往斯托里亚山。

      

      来到斯托里亚山下,聪明的克里特便在当地雇了向导。向导告诉克里特,这里最大的危险就是遇到大雨,这里水资源特别丰富,再加上峡谷特别多,只要下大雨,就会形成很大的水流,但他请克里特放心,只要有他,保证他们万无一失,平安归来。

      

      这个向导对这里的环境了如指掌,没用半天工夫,他们就抄最近的小路,爬上了半山腰,他们搭好帐篷,简单地吃了点饭,就开始登山游玩了。斯托里亚山真是名不虚传,这里的风景简直能把人给迷死。向导告诉克里特:无限风光在险峰,你们要是到了斯托里亚峰顶,你们肯定会有这样一种感觉:我即使因为意外而去了天堂,我也不会有一点遗憾,因为我亲眼看见了斯托里亚的无限风光。

      

      到了下半夜时,天突然下起雨来,克里特赶忙跑到向导的帐篷里,问他现在该做些什么?向导说:我在这里搭帐篷,就是为了防备下雨,只要别下大暴雨,就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,您尽管睡觉。

      

      天亮后,雨依然没有停,克里特只好再次跑到向导的帐篷里,问他这雨大概会下到什么时候?让克里特万万没想到,此时的向导嘴歪眼斜,直流口水,他竟然中风了。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,克里特只好决定:马上收拾帐篷,抬着向导下山。走了不到半小时,便有水流开始奔涌而下,克里特便让大家加快下山的速度。眼瞅就要走到山下时,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:前面是一处峭壁,只能从两侧过去,可两侧都是水流,右边的水流已经很宽了,根本无法过去;左边的水流虽然很窄,但水流的速度特别快,危险性很大。别无选择,克里特只能先一个人下去试试,虽然水流湍急,可水并不是很深,克里特便把大家组织起来,手挽着手,很顺利地过去了。大家逃出了险境,自然欢呼雀跃,可就在大家欢呼雀跃时,克里特突然发现,人群里竟然没有米丝和布朗。克里特赶紧问大家,可谁也不知道米丝跟布朗哪去了。克里特只好冒着生命危险,重新返回去寻找米丝跟布朗。他趔趔趄趄蹚过水流后,便迅速向山上返回,好在没走多远,便遇上了米丝跟布朗。原来,米丝不小心崴了脚,便被落下了。当他们重新来到山下时,左边的万博体育manbetx官网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,万博体育manbetx,manbetx是最老牌的线上娱乐城,万博娱乐注册老虎机让大家打开了娱乐世界的一个新的大门,先进的投注系统可以保障玩家的一切利益安全,万博体育manbetx欢迎玩家们..水流明显涨了不少,要带着米丝过去,危险性实在太大了。就在克里特不知如何是好时,真是命不该死就有救星,偏偏在这时,有一块很宽大的木板冲了下来,克里特赶紧冲进水流里,将木板拽了上来,克里特和布朗费力地将木板抬到右边的水流,他对米丝和布朗说:“这块木板足以浮起你们俩的重量,你们俩就趴在木板上,划过去就没事了。”克里特说完,就迅速向左边的水流奔来。布朗并没有听从克里特的话,拽起米丝就朝左边水流奔来,米丝不解,就问布朗:“你这是干什么啊?克里特不是要我们俩趴在木板上划过去吗?”布朗冷冷一笑:“我们可不是个傻瓜啊,克里特挖坑让咱俩往里跳,一下子就让我们赔了50万欧元;今天在这生死关头,他能把生的希望留给我们吗?他又是挖坑让咱俩往里跳,让咱俩死无葬身之地!”米丝便跟着布朗来到左边的水流。已经下到水流里的克里特见米丝跟布朗又返回来了,只好又返回岸边,他恼怒地责问布朗:“你为什么不带着米丝离开这里?为什么又返回来了?”布朗冷冷一笑:“你可能把生的希望留给我们吗?我能听你的吗?你以为我看不出你的险恶用心吗?你是想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!”让布朗万万没有料到,克里特一拳就将他打倒在地,克里特冲他吼道:“布朗,你要是真心爱米丝,就赶紧爬起来,带着米丝赶快逃离这里,再不逃离这里,我们都没命了!”克里特说完,就赶紧冲进水流里,向岸边蹚去。此时,水流已经没到克里特的腰部了,当克里特趔趔趄趄趟到水流中心时,他一下子就被水流冲倒了,眨眼工夫,克里特被水流冲走了。布朗愣怔了一会儿后,便拽起米丝,冲到右边的水流,两人趴在木板上,很顺利地划到了对岸。

      

      因为到斯托里亚山游玩的并不止克里特他们一行,当地政府便及时派来了救援队,他们奇迹般地发现了被挂在一棵大树上的克里特,克里特虽然没有被淹死,但他已经身负重伤,昏迷不醒。

      

      克里特被送进了当地一家医院,经过一天一夜的抢救,克里特终于苏醒过来,可他并没有脱离生命危险。羞愧难当万博体育manbetx官网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,万博体育manbetx,manbetx是最老牌的线上娱乐城,万博娱乐注册老虎机让大家打开了娱乐世界的一个新的大门,先进的投注系统可以保障玩家的一切利益安全,万博体育manbetx欢迎玩家们..的布朗看着克里特:“我实在搞不明白:你平常挖坑让我们往里跳,一下子就让我们赔了50万欧元,可在这生死关头,你怎么会把生的希望留给我们呢?”克里特一字一句地说:“你我都爱米丝,在米丝不属于你我时,我们都有权利爱米丝,我们都有权利得到米丝,为了得到米丝,谁都可以不择手段。当米丝属于你时,我就没有权利得到米丝了,我所能做的,就是能让我钟爱的米丝一生平安、快乐、幸福!”克里特说完,便慢慢地闭上了眼睛,不知是他又昏迷过去了,还是他已经去了天堂,总之他的脸上浮现出幸福的微笑。

      

      米丝俯下身,把她的脸紧紧贴在了克里特那发烫的脸上。

    上一篇:就怕风险大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